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这么看来,我大哥很温柔。”盛图南紧绷地开口,也换了方式,捏着她的下巴:“你觉得,谁更厉害一些?”

    叶轻轻死死地瞪着盛图南,但是她什么都不能说,她说自己跟盛想北在酒店房间聊天,盛图南会信么!

    就让他误会去吧,反正……反正,无论如何,小乖在那房里,绝对不能让盛图南起疑。

    她的小腹,似乎又在隐隐作痛,像是要裂开一般。

    她陷入水深火热里,救不了自己,也救不了孩子!

    然而,那孩子命硬得很,她都晕了过去,孩子却一点事都没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叶轻轻装病去了趟医院。

    她今天必须送小乖回南城去,小乖呆的越久就越危险!

    但是,对于她上次偷溜出去这件事,盛图南加派了人手看着,并且不让盛想北接近他。

    然而,就像是老天也帮她一样,不知道是谁替她引开了看护,支开了保镖。

    她本以为,应该是盛想北吧。

    叶轻轻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,报出了酒店的地址,她没有注意到,司机嘴角巧妙的笑容。

    司机猛地拿出毛巾捂在叶轻轻的口鼻,叶轻轻挣扎了几下,就没有了力气……

    再次睁眼,叶轻轻发现自己被绑在一张床上。

    而床边站着的……是苏南栀!

    她蓦地坐直起来:“你想干嘛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