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也就是说只要我被强制退役,就算当主播,也不能进行电竞相关的直播?”

    校长有些吞吞吐吐:“严格意义上讲……直播很有可能也会被禁止,本质上和‘明星被封杀’没有太大的差别,因为你的身份算是公众人物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挂断电话后,宋友松反而冷静了很多,其实……如果真的被逼入他人眼中的‘绝境’,对宋友松而言……并非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他不过只是从普通人……到小有资产勉强大半年时间而已,所谓经济上的落差感,宋友松目前根本感受不到。

    排除经济层面的原因,再来说说梦想……还是回到这个问题本身。

    梦想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对于宋友松而言:

    或许梦想是记忆中‘全华班’的历年失利;

    或许梦想是属于尊严中的‘功成名就’;

    或许梦想是:和自己一路走来的诸多队友之间的默契;

    又或许……梦想是白发苍苍时想起年轻时‘年少轻狂’后的开怀大笑……

    会有遗憾吗?

    答案毫无疑问……

    但相比遗憾退场,宋友松更希望自己内心的‘愧疚’能够浅一点……

    随着段位的不断提升,游戏中的‘虚假’也都一览无余落入了谷七的眼中。

    代练、演员、假赛……

    其实在用言语抨击这些人时,宋友松也会扪心自问……自己算是这类人嘛?

    拥有外挂的宋友松……应该……也算是开挂的一种吧?虽然这种外挂根本无从查证,但如果说对宋友松的内心一点影响都没有……显然这有点不合乎常理。

    再加上系统升级后对未来的迷茫……宋友松经常会产生一个‘懦夫’的念头:带着已经赚到的钱回老家做个普通人,或许还蛮不错的?

    就拿短视频平台上别人讲的一个‘笑话’来说。

    如果你拥有1000万,去一个三线城市买10套房子,每个月租金收入都能过万……

    别人眼中的‘衣食无忧’,其实对自己而言只是‘唾手可得’罢了?

    就像那句歌词“我想辞职,听着许巍的歌仗剑天涯,去看大好山河”

    “呼~”

    “tm的,这种事就不能想,越想只会越向往……”

    促使天平产生倾斜的原因,除了怼在脸前的‘bug’事件、内心的些许‘挣扎’和‘负罪感’、对系统走向的‘担忧’外,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她的出现……

    事业和家庭永远是一个男人需要时时刻刻面对的问题。

    当所谓的‘事业’足以负担余生时,大多数男人都会不自觉地向往‘家庭’。

    如果宋友松真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年……或许为了心中的那一股‘志气’,他会选择一往无前的走下去,但谁让宋友松的灵魂是一位没那么老的‘大叔’呢……

    想着想着,宋友松走到了前往大厅和自己房间的分岔路口。

    没有选择!

    也没有犹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