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林天看了看他,没有说话,他这弟弟从小跟他争宠,虽然他丝毫不想争,但无奈父亲比较喜爱他,因此宠他多一点,所以这林霖一直嫉妒他,今天他说要单独谈话,恐怕不是因为想念,少不了得跟他杠上几句,或者提提往事骂骂架。

    林霖随后围着林天转了几圈,上上下下地打量,叹道,“我的林天大哥啊,曾经的你是那么强横,处处压在我上头,我总是打不过你,没有想到,如今的你在我面前是如此渺小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林天道。

    “林天,你真以为父亲那么容易就请到了云冈大师的师傅?你知道父亲花费了多大的代价吗?”林霖道。

    林天一愣,问道,“是什么代价?”

    林霖笑了笑,道,“这代价可不小啊,父亲因为你,动用了祖辈传下来的神器,正好云冈大师的师傅碰巧需要这么一个东西,所以就将其作为交换。”

    “而这带来的后果便是,族内对族长一位窥探已久的人,抓住机会,诬陷父亲动用的是家族公有资源,父亲因此丢了族长的位置,还被借此机会下毒抓捕关押。”

    “而父亲因为自责和恋子心切,在双重打击之下,根本无心与他们斗。更糟糕的是,你两年前因为长期玩物丧志而无脸待在族内出走,族内的闲言碎语都传疯了,他们说亲眼看见你因为强jiān妇女而被人斩杀,身首异处,还各自挂在别人家门口示众,我们这个小家庭的脸都被你给丢光了!”

    语出惊人,这三句话,一句比一句话令人震惊,林天完全楞在了那里,气得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“你说,父亲被诬陷,还被下毒抓捕,这是谁干的?”林天强忍住心头冲天的怒火,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又有什么用呢?好好的一个家庭,现在因为你而垮掉了,母亲整日忧愁,闭门不出,你却在这里过你的清闲日子,我告诉你是谁你又能干什么?”林霖越说越声色俱厉,充满了发泄之欲,这些话似乎已经憋了很久了。

    林天怒道,“你不说,等我回族必然亲手揪出这个败类!”

    林霖道,“那你跟我回去啊!”

    林天道,“既然是这样,我就更加不能回去了,我现在回去难以面对父亲,等我再修炼一段时日,我必回族亲自替父亲洗刷冤屈,也让那些闲言碎语的传播者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林霖突然笑了起来,笑得很奇怪,但他却很高兴,并嗤笑道,“恐怕,你没有这个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林天道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林霖并未回答他的话,而是带着浓厚怨气地道,“这些年,父亲偏爱你一人,却将我独自放在一旁,你还处处压着我。而如今,我们家也因为你而乱得一塌糊涂,开始败落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只要杀了你,父亲就断了念想,凭父亲的实力,还有我跟大哥在,想要坐回族长之位,虽然困难一点,但依旧是手到擒来,并且只要杀了你,从此我就是父亲的掌中之宝,你就再也没有地位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肯回族给我机会,那我今日便要在这里动手了!林天啊林天,斗了这么多年,你终究还是没有斗过我!”林霖说罢突然扬天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个疯子,你确定要行如此叛逆之事?”林天恶心地道。

    “哼!你以为我是跟你开玩笑的吗?父亲说过,在这个世界上想要成为强者,心要纯,手要黑,眼界要高,这就是人生真谛!”林霖正义凛然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无药可救!”林天不禁怒骂一句,这句话完全被他给曲解了。

    林霖手中一团尤若实质的魂气团开始渐渐凝聚,这团魂气可不是一般的魂气,已经可以凝聚成形,几乎可以幻化出实际形体,其威力不言而喻。